当前位置: 首页>我的家园>组工文苑
组工干部的“三余读书”
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05日 11:41 来源:

       《魏略·儒宗传·董遇》记载,有个跟着董遇学习的人,董遇不肯教,却说:"必须在这之前先读很多遍,读书多读几遍,它的意思自然显现出来了。"求教的人说:"苦于没时间。"董遇说:"应当用'三余'。"有人问"三余"的意思,董遇说:“冬天是一年的农余时间,夜晚是白天的多余时间,下雨的日子随时有余。”

       董遇“三余读书”的故事可以给我们组工干部很大启发。当前,随着全面深化改革不断推进,尤其是机构改革进入实际操作层面,新情况、新问题不断涌现,对组工干部素质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。然而,组工干部日常具体性事务繁杂琐粹,无法静心学习,尤其缺少大段时间系统深入学习。理论上武装不起来,很难有过硬本领啃硬骨头、涉险滩。摆脱“苦无时间”困扰,组工干部当用好工作之余、周末之余、晚间之余的“三余”读书学习。

       工作之余少些“案牍劳形”,多些“神交古人”。《毛泽东的读书故事》提到,毛主席外出开会或视察工作,常常带一箱子书。途中列车震荡颠簸,他全然不顾,总是一手拿着放大镜,一手按着书页,阅读不辍。到了外地,同在北京一样,床上、办公桌上、茶几上、饭桌上都摆放着书,一有空闲就看起来。组工干部常常陷入繁杂公务中“不能自拔”,长此以往,不但固化思维、局限方法,更会影响身心健康。“读破万卷,神交古人”,组工干部应该办公桌上常备书籍,不忙时候,休息的间歇“换个脑子”,利用零敲碎打的时间,翻看一下政策文件、相关要求,既能掌握政策,又能放松身心。

       周末之余少些“觥筹交错”,多些“言传身教”。一次觥筹交错,一天就浑浑噩噩;一次学习读书,家风就逐步养成。《三字经》里“苏老泉,二十七,始发愤,读书籍”,讲的是苏洵27岁开始,利用闲暇时间发奋读书的故事,正因为父亲的以身作则,使得苏轼和苏辙文学成就远超于父亲,成就“一门父子三词客,千古文章四大家”。2001年10月15日,是习仲勋88岁生日。在习近平给父亲的生日贺信中,习近平总书记提到向父亲学习,“学您做人、学您做事、学习您对共产主义信仰的执著追求、学您的赤子情怀、学您的俭朴生活”。最好的教育来自父母的言传身教。对组工干部而言,周末学习不是“规定任务”,没有“硬性指标”,更多是为了培养孩子好的习惯,传承好家风。周末之余减少不必要的交际应酬、无效社交,陪陪家人,带孩子去图书馆,陪孩子一起学习成长。

       晚间之余少些“蹉跎自误”,多些“案余灯火”。“家少楼台无地起,案余灯火有天知”,这是林则徐书房联,林则徐家境清苦,白天为生计奔波,只有利用晚上时间刻苦学习。《习近平七年知青岁月》中,习近平同志白天去山上劳动,晚上回家吃过晚饭就拿起书,开始学习,而且常常看书至很晚。白天劳动强度大,人已经很疲惫,每天吃的也不好。回窑后在长时间阅读,大脑高速运转,对体力和脑力都有很大消耗。对此,他还颇有感慨的说,“农村知青生活可真是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高度结合呀”。新时代奋斗路上,组工干部要牢记使命责任,增强危机意识,趁着年轻多学习多积累,要充分利用好晚上时间,看书学习,反思一天工作得失,不断武装头脑,当好“排头兵”“领头雁”。